古渡夢圓

2019-09-30 16:26:01來源:泰州晚報作者:【海陵】袁來紅

  其實,說遲也不遲,后來人出行更加便捷,工作更加順利,生活更加美好,祖國母親更加靚麗,這不正是我們老同志所希望的嗎?

  1973年秋天,師范畢業之后,我懷揣泰縣文教局的介紹信,只身來到距家36里的里下河水鄉一所農村初中報到。那一天,我好開心:我終于實現了從學生到先生的華麗轉身!當然,我也認識到,為了當好先生,今后我還得繼續當好學生。

  我家住在老通揚運河南岸,每次上下班都要經過一道河面寬闊的千年古渡口。多少個清晨,我比太陽“升”得還早,有時甚至摸黑趕到渡口,頭頂晨星,腳踩淤泥,千呼萬喚,那年逾七秩的老艄公這才扛支竹篙,睡眼惺忪地來到河邊,通常是邊打呵欠邊責備:“過河要這么早做啥?”殊不知,我過了河還得騎一個半小時自行車呢!

  難忘那個初冬的早晨,渡船擱淺,我無法上船,多虧鄰村年近七旬的姜寶洪大伯,他脫去鞋襪,先把車接上船,然后把我馱了上去。這白發馱黑發的一幕永遠定格在我的心靈深處。1992年10月24日的《泰州市報》第三版刊發了我撰寫的小文:《清晨,在古運河邊》,記錄了這個歷史性的鏡頭,文末表達了我的希望。在這古渡口,曾經灑落下我多少美麗的夢……

  多少個雨雪天,我行進在鄉間的泥濘小道上,經常是人走車不走,腳走鞋不少,因而“車騎人”也是常事,從而讓我真正讀懂了“艱難”二字!我以當年紅軍北上抗日的精神激勵我北上任教,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無怨無悔,向著明天!1997年10月,鎮政府破例獎勵我一輛摩托車,鼓勵我扎根水鄉,“將革命進行到底!”

  多少年間,倘若上下班遇到惡劣天氣,運河簡直成了天河。那年暑假里的一個星期天中午,我正在家吃飯,突然,生產隊一位干部來到我家,說是接到學校電話,讓我下午兩點到中心校參加緊急會議。很快,我來到河邊,適逢一場特大暴雨過后,只見河水猛漲,交通局已來人制止渡船運行,我只能望河興嘆!我借鄉親的電話打給中心校長:“我過河受阻,正在聯系直升機!”笑話歸笑話,紀律歸紀律,為了參加會議,我只得沿河岸東去,走的是千百年來纖夫的路。走了七八里遠,才在九里溝大橋過了河,然后頂風冒雨,逶迤北上……

  地級泰州市成立以后,隨著“通達工程”的快速實施,先是建閘撤渡,渡船下崗,繼而便是水泥路面的鎮道、村道、組道緊密相連,我上下班的道路終于實現了全程硬質化,下雨天,摩托車的“假日”也被取消了。

  2007年7月1日,我們鎮召開黨員、干部大會,慶祝黨的生日。此前,鎮黨委吳書記對我說:“今年七一慶祝活動,請你從自己的視角談談我們鎮30多年來的發展變化,你可是見證人啊!”記得那一天,我滿懷深情的發言吸引了近千名聽眾,會場上鴉雀無聲。是啊,水鄉小鎮的日新月異正是祖國母親滄桑巨變的一個縮影啊!

  進入新世紀以后,進一步改善農村交通狀況,列為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任務之一。2013年春天,公交車開到了咱們村,那一天,鞭炮齊鳴,群情鼎沸,祖祖輩輩的夢想終于實現啦!我連夜趕寫了《開往春天的公交車》一文,發表在當年3月16日《泰州晚報》B5版上。

  當我上下班道路實現了全線公交車貫通,古渡夢圓之際,我卻到了光榮退休的一天。多少回,我撫今追昔,感慨系之:“船閘、水泥路、公交車啊,你們諸位來遲啦!”其實,說遲也不遲,后來人出行更加便捷,工作更加順利,生活更加美好,祖國母親更加靚麗,這不正是我們老同志所希望的嗎?

w重庆时时彩开奖 福州麻将清一色什么牌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猜龙虎和专家 手游征途商人怎么赚钱吗 时时彩技巧 个人经验 泡泡堂 为了赚钱 山西十一选五分布图 广西快乐10分预测 明星春节赚钱 网络捕鱼游戏辅助工具 买个商铺赚钱么 赛车大小单双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