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綠破解畜禽養殖污染難題

2019-06-12 09:57:42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本報記者 朱敏麗 通訊員 郭美娟

  養殖區都貼上了監督牌,每周給養殖戶打分。敏麗攝

  河水潺潺、草木蔥蘢、麥香陣陣,進入泰興市分界鎮開綠村,一幅夏日的鄉村美景在眼前舒展開來。

  “與三年前相比,開綠村可以說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”開綠村黨總支書記周玉春不由得感慨道,這多虧了“戶用蓄糞池+田頭調節池+大田利用”治理模式的推廣,徹底破解了村里畜禽養殖污染難題,還村民們一片綠水藍天。

  養殖大村倍受污染煎熬

  這段時間,開綠村王橋五組、七組和八組的美麗鄉村示范莊臺工程正在抓緊建設。

  根據計劃,今年9月,開綠村將接受相關部門驗收,創建成泰興市美麗宜居鄉村示范村。

  對于這樣的目標,周玉春過去想都不敢想。三年前的開綠村是分界鎮數一數二的畜禽養殖大村,養殖戶一度達到100多戶,雞鴨7萬多羽,生豬8000多頭。

  與養殖規模對等的數字是,村里大大小小的露天糞坑達到200多個。由于長期沒有采取有效的治理,臭味熏天、污水橫流、蚊蠅成堆,成了開綠村躲不開的“標簽”。

  周玉春的印象中,自2008年擔任村“一把手”后,他有95%的精力用在了處理村里畜禽養殖污染引起的各種矛盾。“有養殖氣味熏天引起的鄰里口角,有養殖糞污直排河道引起的養殖戶與養魚戶的沖突,還有養殖糞污直排渠道引起的種養戶矛盾等等。”周玉春告訴記者,每年他要奔波處理畜禽養殖污染引起的大小矛盾近百起,簡直是焦頭爛額。

  “以前,村里河道里的水發臭發黑,農田灌溉都成了問題。親朋好友也不怎么愿意登門。”提及過去的環境,村民丁左勇心有余悸。

  疏堵結合破解污染難題

  一邊要致富,一邊要環境,如何才能兩全?這樣的矛盾,并不僅僅存在于開綠村一個村。就整個泰興來說,泰興是傳統的畜禽養殖大縣,各類畜禽養殖折合生豬年存欄近80萬頭,年上市量110萬頭,產生養殖糞污140多萬噸。

  2016年,結合本地實際,泰興投入1000萬元,率先在開綠等村試點推廣“戶用蓄糞池+田頭調節池+大田利用”模式,疏堵結合治理畜禽養殖污染。

  “戶用蓄糞池+田頭調節池+大田利用”治理模式,對每個場(戶)根據現有養殖規模,按照每上市一頭豬配備0.4立方米蓄糞池的標準增建或新建糞污處理設施,糞污再通過輸送管道或運糞車輸送到田間調節池備用。目前,開綠村建有68個大田調節池。

  開綠村六組養殖戶周開澤現養殖蛋雞1200羽。在雞舍外,記者見到了他自建的10立方米戶用蓄糞池,為避免氣味泄露,蓄糞池被水泥板蓋得嚴嚴實實,只留小小的進出口。由于離大田調節池不過幾十米,每隔1至2個月,周開澤就會通過輸送管道將蓄糞池的糞污輸送至大田調節池,而大田調節池緊靠田邊,每到農忙時農戶們就通過輸送泵將糞肥播撒至田間。“每個大田調節池容量達到50立方米,通過大小池的調節,雞舍的養殖糞污儲存、排放問題得到了根本解決。”周開澤說。

  為了進一步加強畜禽養殖污染治理,去年,分界鎮在推廣“戶用蓄糞池+田頭調節池+大田利用”治理模式的基礎上,推出“3456”工作法,即建立完善對養殖戶的日常管理、鎮村監督、考核考評3大體系,明確無直排、無異味、無擾民、無舉報4項標準,強化摸底、排查、治理、關停、減量5項措施,落實嚴禁新增、嚴禁出租、嚴禁收好處、嚴禁說情打招呼、嚴禁充當保護傘、嚴禁不擔當不作為“6個嚴禁”。同時鎮村干部分工負責,每周對養殖戶打分考評,連續三次考評低于80分的,給予關停取締。

  與此同時,開綠村還專門將畜禽糞污治理寫進了村規民約,其中明確對養殖戶亂排亂放糞污行為進行處罰。2017年,該村五組一養雞戶偷偷將糞污排至溝渠,被村民舉報后被處以8000元的罰款。“近兩年,村里再沒有發生過一起養殖糞污亂排放現象。”周玉春說。

  種養業態步入良性循環

  從2017年開始,開綠村種田大戶汪正國就多了個新頭銜——村畜禽糞污運輸服務隊長,負責組織拖拉機將距離大田調節池遠的養殖糞污,運送至大田調節池。

  汪正國經營著一家千畝農場,在他看來,這些養殖糞污可是農場最好的肥料。他曾經算過這樣一筆賬:與用復合肥料相比,用畜禽糞肥,每畝可以節省40元成本,并且出產的農產品很“綠色”。“除了投入點精力外,刨去人工、運費,基本不用花什么錢就能用上有機肥,這筆買賣很劃算。”汪正國說。

  一個可喜的現象出現了,隨著農業種植規模化、生態化,開綠村產生的畜禽養殖糞肥成了村里農場主爭搶的“香餑餑”。“一個50立方米的大田調節池可以供應50畝以上的農田用肥,非常適合規模化種植。”周玉春說。

  承包170多畝土地的農場主顧留章,雖然沒有參與村畜禽糞污運輸隊,這些年卻主動到養殖戶門上拉糞肥。退伍軍人徐紅兵回村辦起了有機肥料加工廠,每年可消化本村十多戶養殖戶的糞肥,每車收購價120元。“想不到人人眼中厭惡的糞污,現在竟然能賣錢,成了寶。”養殖戶周建林開心地說。

  同樣開心的還有周玉春,他再也不用為治理畜禽養殖污染發愁頭疼了。現在,周玉春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村莊建設中,拓寬道路、整治河道,打造美麗莊臺等等。去年,該村全域環境整治通過泰興市政府驗收。

  延伸閱讀

  整市推進

  畜禽養殖污染治理

  我市是畜牧業大市,全市擁有養殖場(戶)10800家,生豬存欄130萬頭,家禽存欄2200萬羽,年產糞污380萬噸左右。2016年以來,我市在全省率先整市推進畜禽養殖污染治理,提前劃定禁養區,市委、市政府將畜禽養殖污染治理列為“263”行動“六治”和向污染宣戰“九個專項”任務之一。截至去年底,全市共關停并轉禁養區內養殖場(戶)3700多家,總數列全省第一。去年,國家審計署在我市審計長江經濟帶生態保護工作期間,現場隨機抽查10家已關停養殖場,均未發現復養現象,一次性通過檢查。

  與此同時,我市積極推進畜禽養殖場達標治理。2017至2018年,市、縣、鄉鎮三級財政投入畜禽養殖污染治理資金達2.1億元,其中市級財政專項資金每年1000萬元。規模養殖場糞污處理設施裝備配套率和規模養殖場治理率分別達99%和96%,在全省名列前茅。規模養殖場治理摸索形成“糞污利用內部循環”的“洋宇模式”,非規模養殖場治理總結出“戶用蓄糞池+田頭調節池+大田利用”的“開綠模式”。

  注重長效監管,我市還建立了畜禽養殖污染治理電子臺賬系統,系統涵蓋7000多家養殖場。對已拆除或轉產的養殖場實行“銷號”管理,每月開展一次“回頭看”,防止補欄復養、“死灰復燃”現象發生。

  

w重庆时时彩开奖